专注于移动互联网络推广,网络营销北京市朝阳区朝阳路远洋国际中心D座23层 咨询专线:010- 85864973 / 010-85864996

网络反腐一经爆料立即调查


速度、力度、透明度——中共向深层次腐败“亮剑”

  新华网北京12月5日电(记者 周芙蓉 张云龙 刘刚)深圳原副市长梁道行涉嫌严重违纪近日正接受调查,从10月25日起,广东省财政厅原副厅长危金峰,国土厅原副厅长吕英明,英德市原副市长、公安局原局长郑北泉,原揭阳市委书记陈弘平相继被调查;重庆市北碚区委书记雷政富不雅视频网上曝光后,63小时被免职并立案调查;山东省农业厅副厅长单增德因一纸承诺书,在12小时后被迅速立案调查。

  中共十八大后,中国多地反腐提速,尤其是对日渐兴起的网络反腐,一经爆料,立即调查,及时公开。有网民直言廉政风暴已来临。

  “速度、力度、透明度,这一系列的新气象显示了中央反腐败的坚定决心,鼓舞了群众,聚积了民意,势必不断推动反腐工作的深化。”中央编译局马克思主义研究部主任季正聚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说。

  在反腐败问题上,中共的主张是一贯的、明确的,党内绝不允许有腐败分子的藏身之地。任何人搞腐败,不论其地位多高,资格多老,功劳多大,都必须受到党纪国法的严惩重罚。之前对薄熙来的查处,就是最好的佐证。

  专家表示,中共十八大把对反腐败的认识提升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十八大报告指出:“反对腐败、建设廉洁政治,是党一贯坚持的鲜明政治立场,是人民关注的重大政治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

  “当前中国反腐形势很紧迫,社会对腐败问题已经到了不能容忍的地步。而中央对腐败问题的认识也是十分清醒的,要坚决与人民站在一起。”北大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黄宗良对新华社记者说。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反腐败斗争的深入,中国腐败现象的主体、形态、领域、手段等都在发生和正在发生着明显变化。腐败行为的隐蔽性、利益链条的延展性、贪腐手段的多样性和智能性更加突出,一般性腐败问题、严重性腐败问题和深层次腐败问题交织在一起。

  当前,中国的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总体态势是,成效明显和问题突出并存,防治力度加大和腐败现象易发多发并存,群众对反腐败期望值不断上升和腐败现象短期内难以根治并存,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任务依然艰巨。

  中央纪委研究室主任李雪勤认为,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存在不少问题,最突出的问题有三个:领导职务高的案件多;案件涉及金额数量大;查处案件中的“一把手”多。

  “三个问题归结到一点,就是权力还没有得到有效制约和监督。因此,反腐败的核心就是制约和监督权力。”李雪勤说。

  季正聚表示,中国正处于社会转型期,同世界上许多国家一样,这个时期腐败会非常猖獗。当前,腐败已不单纯是一个经济问题,涉及到许多深层次的问题,反腐工作要适应社会转型期的特点,必须不断深化改革,同时保证各种反腐措施真正落到实处,形成部门、制度间的合力。

  专家表示,要从体制机制上限制公权力。各级政府要简政、放权、让利,以转变政府职能为突破口,减少权力对微观经济活动的干预,防止权力寻租。

  中央党校党建教研部副主任戴焰军说,反腐是一个系统工程,中央建立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的思路是正确的,需要从源头、干部选拔使用和查处等各个环节上不断完善措施,另外整个社会潜规则盛行,风气不正成为滋生腐败的条件,需要从文化建设、宣传教育上加大力度。

  异军突起的网络反腐已经成为反腐败工作的重要推动力量。从名烟局长周久耕、“表哥”杨达才、“雷冠希”雷政富等一系列事件中,公众看到的几乎是相同的解决路径:网络曝光-纪委介入-查实处理。

  黄宗良表示,网络反腐的兴起虽不代表正常的反腐渠道不畅通,但是强大的民意表明,中共仍然需要依靠群众的力量,尤其是干部任免使用上,要赋予群众真正的监督权力,避免干部“带病提拔”。

  中共十八大提出要“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给今后的反腐败斗争开出了“药方”。“毫无疑问,反腐倡廉科学化水平将直接决定中国反腐败斗争的成功与否,由此决定人心向背和党的生死存亡。”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任建明认为,提升反腐倡廉科学化水平,就要实现反腐倡廉目标定位科学化、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科学化、反腐败路径模式选择科学化、反腐败行动规划科学化。

  “反腐败成功的基本标准有两个,一是将腐败控制在一个很低的水平,二是这种低水平是可持续的。”任建明说,要实现这个目标,需要一个长期、渐进的过程。